欢迎访问掌联江阴便民服务网!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同城头条  >  本地新闻  >  江阴一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江阴一上市公司董事长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2024年03月29日 22:22   浏览:1537   来源:

mmexport6bf43897d733f2e124ce7e57a2e7e7b1_1666058447682.gif


江阴“阳光系”两家上市公司又同时陷入两桩新麻烦。

3月25日晚间,四环生物(000518)发布公告,公司近日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示信息查询,四环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苏晨薇生态园法人郭煜,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该子公司也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就在这个消息的第二天,“阳光系”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威创股份(002308)又曝出——三位独立董事翻脸。

这三位独立董事联名向上市公司发出督促函及风险提示称,公司拟收购方自11月1日起将13.3亿资金分次分批划出公司至今尚未归还,属于严重违法违规,同时公司还存在其他未提交董事会审议的违规对外投资、资金异常支出等事项”,“很可能无法保证2023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四环生物子公司成失信被执行人

实控人陆克平曾涉嫌信披违规遭证监会立案


四环生物实控人为陆克平,被誉为“毛纺巨子”,陆克平及其儿子陆宇先后控制了江苏阳光、四环生物、威创股份、海润光伏(已退市)四家上市公司及一家新三板公司。

36岁的郭煜也来自“阳光系”,曾任江苏阳光生态园总经理助理,江苏春辉生态项目经理,2015年3月至今任江苏晨薇生态园总经理、执行董事,2020年接替孙国建担任四环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也算是阳光集团内部培养的新生代主力。


根据相关执行通知书,晨薇生态园向如皋市绿四方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支付约793.02万元及一般债务利息;并负担案件申请执行费6.71万元。由于晨薇生态园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四环生物在公告中表示,上述事项暂未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正积极与相关方进行沟通,力争尽快妥善解决上述失信执行案件。

四环生物主业是生物制药,前身为“苏三山”,1993年登陆深交所,是江苏第二家A股上市的公司,也是A股第一只被暂停上市的股票,其主业经历多次变更,从化纤纺织至毛纺织,再到生物医药,一度涉足房地产业,后又进入苗木行业。

为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2015年,四环生物设立江苏晨薇生态园。据天眼查显示,江苏晨薇生态园注册资本4亿元,实缴资本9000万元。

江苏晨薇是四环生物向生态农林行业转型的重要平台。

四环生物曾表示,江苏阳光在有权指定施工单位时会指定江苏晨薇。

自成立以来江苏晨薇一直在亏,累计亏损超过5000万元。具体来看,2016年至2022年,江苏晨薇净利润分别亏损630万元、1237万元、1343万元、70万元、374万元、724万元、1198万元。

2021年、2022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3479万元、4879万元;2023年,四环生物预亏6000万元~8900万元,其主因之一就是,晨薇生态园存货资产(苗木)受市场环境影响,因价格下跌致资产减值损失。

据财报披露,截至2023年6月末,晨薇生态园现自有苗圃位于江阴市、涟水县、江西新余市和余干县等苗木总量达91万余株,公司承接的昭通中心城市文化体育公园建设项目C 区、D区景观绿化工程合同,因合同亏损计提减值准备550万元。

而财务总监的挑子又被郭煜接下了。据公司披露,郭煜去年年薪只有33万。



威创股份13.3亿元被转走引三名独董发督促函

深交所火速关注


年报季的到来,让江阴另一家上市公司威创股份(SZ002308,股价3.29元,市值29.81亿元)“13.3亿元资金被划走”一事到了亟待解决的紧要时刻。

3月26日晚间,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三位独立董事共同提交的《关于推进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违规事项整改及做好2023年度报告工作等相关事项的督促函》(以下简称《督促函》)。三名独董认为,拟收购方江西省西岭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擅自将公司13.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的行为,藐视相关法律法规,无视公司内控规范,属于严重的违法违规。同时独立董事还得知,公司还存在其他未提交董事会审议的违规对外投资、资金异常支出等事项。

三名独董重申,如果被刘钧擅自占用的13.3亿元资金没有及时归还,独立董事很可能会对2023年度财务报告和内控审计报告表示反对意见,从而导致公司无法按期披露年报。

上述公告发出后不久,深交所立马对威创股份董事会下发关注函,要求威创股份及全体董、监、高切实采取措施追回相关资金,认真做好定期报告编制、审计和披露工作等。

这起离奇的事件,引发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关注函中提到的,公司及拟收购方刘钧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最新的消息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台州市中数威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的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实控人陆克平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已被立案。此外,威创股份也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了立案告知书。

今年以来,威创股份乱象不断,年初,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可儿教育转让事项,除了第一笔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按时支付,剩余三笔股权转让款均出现了逾期未支付的情况。3月,威创股份2022年度业绩预告,下调盈利预期。

6月,威创股份就曾因信披问题收到监管函。深交所披露,2022年1月至2023年4月期间,威创股份向北京金色摇篮等八家公司提供借款,累计金额为2.61亿元,日最高余额为1.34亿元。截至2023年4月19日,上述资金已经收回。威创股份未就上述财务资助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8月,威创股份发布《关于转让公司全资子公司股权的公告》及《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等系列公告,宣布拟以2.33亿元的对价将红缨时代、金色摇篮两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宝力重工。低价甩卖幼教业务,这一动作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

10月底,威创股份对外披露了《关于董事无法保证定期报告真实、准确、完整或者有异议的相关说明》称,威创股份10月30日召开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审议了《关于<2023年三季度报告全文>的议案》,其中董事李昂对议案投反对票。

伴随公司动荡,威创股份人事变动剧烈。包括公司董事、董秘、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在内多位高管相继辞职

▍来源:蓝鲸财经、每日经济报道、中新经纬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mmexport1676593852386.jpg


头条号
介绍
推荐头条